喬丹換在今天還能“通殺”NBA嗎?

yabo BY 2020-05-03 | 分類 默認分類0 個評論

  編者按:David Aldridge是NBA最資深的內幕記者之一。在喬丹紀錄片《最后之舞》中,他也作為那個時代的“見證者”接受了攝制團隊的訪問。而在他最近一篇專欄中,也感慨了NBA那一去不復返的狂野與激情。

  好吧,我承認我當時喝了好幾杯。但我沒斷片,還是清醒的,如果你明白我意思的線年總決賽剛結束的時候?,F在回想起細節已經挺費勁的了。不管怎樣,公牛又拿了總冠軍,7年來的第5冠。那時候球隊還沒有像現在一樣防媒體如防賊。我們都知道公牛在芝加哥市中心什么地方開慶祝派對,他們也知道我們知道,而且壓根無所謂。

  派對大約在凌晨兩三點鐘才開始,所有教練和球員基本都來了。喬丹待了一會兒。菲爾-杰克遜也在。還有斯科蒂。他們一般都在更私密的包廂里慶祝,這可以理解,畢竟是巨星。

  他之前就已經跟好哥們艾迪-維德爾嗨起來了。維德爾是樂隊Pearl Jam的主唱兼吉他手,G6還到聯合中心現場給公牛助威。為了保留一點僅存的秩序,公牛派對是在俱樂部二樓辦的,一樓則擠滿了芝加哥的牛鬼蛇神。我們媒體也在二樓,但還是很注意給球隊一些空間。他們都在場子的一頭,喝酒說笑沒什么了不得的場面。

  等到了凌晨4點的時候,我還記得自己跑去跟皮蓬當時的經紀人吉米-塞克斯頓聊天。后者現在的代理客戶都是大學橄欖球的精英教練。而當時我余光瞥見羅德曼往陽臺方向走去,樓下正是幾百個狂舞的牛鬼蛇神。

  原來,是樓下的粉絲說想跟羅德曼一起嗨,想請他喝酒還有別的什么,于是羅德曼選擇不走樓梯。

  我跟你們講,那時候可真跟現在不一樣。而丹尼斯-羅德曼也真是個與眾不同的家伙。

  我在《最后之舞》第三集里說的話是真的——羅德曼是我報道NBA三十多年來見過的最強的跟球防守者(on-ball defender)。

  皮蓬、邁克爾-庫珀、艾爾文-羅伯特森、本-華萊士、慈世平——他們都是非常厲害的防守者。但沒有人,沒有任何人能像羅德曼那樣鎖死一個對手。他防過魔術師,防過伯德,防過喬丹,防過卡爾-馬龍、賈巴爾和尤因。而且他還不是偶爾防一下,或是換防的時候才對位一下,他是在很多個回合里專門針對他們。

  除此之外他還會跳陽臺,在賽季中去拉斯維加斯玩消失,在馬刺效力的短暫時光里完全無視波波維奇的任何話。

  羅德曼自己在紀錄片第三集里也說:“我就是對手無法擺脫掉的皮疹?!倍幢凰f出口的真相還有更多。

  羅德曼可以說是一條分界線,將NBA從他全盛時期是怎樣打球的,與之后是怎樣的打球的,現在又是怎樣打球的劃得涇渭分明。

  他就在其中,他的推搡、擠壓、斗毆,伴隨著他不可思議的連續第二跳、第三跳和第四跳,和他與生俱來的能力——特別是在生涯早期,他能打垮任何想要把球帶到指定地點的人。

  而當他在1996年來到公牛取代了霍里斯-格蘭特的位置,他也幫助喬丹重塑了神的傳奇。他在公牛的防守特點與在活塞時大不相同。即便在那時候,NBA已經非??释麥p少球場沖突了,他們急于擺脫“喬丹法則”——即不管喬丹什么時候突破禁區,都將他暴力擊倒。

  他全身是紋身,在NBA,除了艾弗森之外這么做的球員可不多。他會把頭發染成多種顯眼的顏色。他跟麥當娜和卡門約會。不管在哪,他都盡情派對。

  如今的球員在社交媒體上多多少少都有點自戀,這不是批評,但羅德曼的確會很適應的。

  你能想象他開個Instagram賬戶、天天在Twitter刷屏的樣子嗎?

  他就是喬丹的反面,喬丹也很強,他無時無刻不控制著自己的形象,永遠只讓一小部分人真正進入他的世界,穿著永遠無可挑剔,拆了不少球隊的家還總能準備好一套說辭。

  1989年5月8日,當喬丹在克雷格-埃洛頭上命中“The Shot”淘汰騎士、晉級次輪的幾小時后,在俄亥俄州的我曾這樣為《華盛頓時報》寫篇報道,名叫《關于邁克爾-喬丹這個人》。那是喬丹從“聯盟最強球員”進化到“能帶隊奪冠”的開始。

  通過《最后之舞》,你們都知道他巔峰期在場上是什么樣子?;蛟S你們對此早就心知肚明。

  喬丹憎恨活塞,活塞憎恨喬丹?;钊€憎恨凱爾特人,而凱爾特人則跟湖人互相憎恨。菲爾-杰克遜在紀錄片中就回憶道,他以前在波多黎各聯賽執教的時候,甚至遇上過一個因為憎恨而朝裁判開槍的鎮長,而他自己在NBA最受不了杰夫-范甘迪,兩人的過節是真的。

  小范當年對禪師是睚眥必報,一度嘲諷他是“三角大酋長”。體型巨大的禪師則指出,范甘迪小矮子在場上拉架球員的樣子很好笑:“教練就不應該上場,但小矮子們總能跑上去,因為裁判看不見他們?!?/p>

  喬丹在紀錄片第四集里也說:“(活塞)的恨意延續到了今天?!碧彀?,這簡直就是我的藥。

  喬丹和伊塞亞-托馬斯的血海深仇從1985年全明星賽就開始了,這段宿仇經歷了他們所代表的兩支東部最強隊伍為了爭奪總決賽席位的無數血戰,一直到托馬斯未能入選1992年奧運夢之隊達到高潮——他的落選就算不是喬丹強制的,肯定也是得到了喬丹支持的。

  我可以很明確地講,托馬斯認定NBA更喜歡打球花哨的喬丹,而不是活塞奪取兩連冠的殘暴打法。(他也認為“壞孩子軍團”這種說法就來自NBA的炒作,一邊踩活塞罰款和驅逐球員,一邊靠他們盈利。托馬斯的很多直覺都是對的。)

  當年HBO為伯德和魔術師爭霸所制作的紀錄片里,我最喜歡的片段就是伯德聽說魔術師在1984年的波士頓花園輸掉總決賽G7后有多么憤怒。

  “我希望他痛苦?!辈抡f,“我想讓他感到生不如死的痛苦。他在那場比賽的關鍵時刻出現一些失誤,沒人比我更開心了。不只有贏球會讓我開心,知道對手生不如死我更開心。我知道他生不如死?!?/p>

  現在的NBA已經不是這樣了。我不是嫌棄如今球員的意思。只不過如今球員之間確實不可能再出現那樣的反感情緒了。

  比賽完全不一樣了,規則也是。80年代和80年代的激烈對抗基本全消失了。那時候,打架很常見。這讓比賽更激烈了。我跟隨報道子彈隊五年時間,見過主帥韋斯-昂賽爾德撂倒步行者主帥迪克-范思哲的樣子,除此之外,他還曾經把比爾-蘭比爾掀翻在技術臺底下。

  現在的比賽也很好。傳球、投籃都更好看了,出色的得分手越來越多。而且,自由市場讓舊時代的恩怨幾乎不可能再重演。沒有誰還連續13年為一支球隊效力了,只有球員年復一年待在同一支球隊的時候才會累積恩怨。比如魔術師一直是個湖人,伯德一直是個凱爾特人,喬丹一直在公牛,托馬斯一直在活塞,好像永遠都在。

  而今天,強大的球員都會換隊,不僅要去更能掙錢的地方(畢竟在哪里錢都多),更要去他們想去的地方。大部分時候,這是好的轉變。球員自主了,可以決定自己去哪隊效力,和誰做隊友,這生意理應如此。他們是秀的主角,他們才是明星。

  史蒂夫-科爾執教、水花兄弟領銜的勇士已經證明,在保持超強競爭力的同時,你也可以做到不去羞辱對手。他們投無數三分球,還保持著微笑。他們真的很友好,我這不是反諷。

  但也別搞錯一件事。如果邁克爾-喬丹在今天的規則下打球,沒有手部防守、沒有從后襲來的暗肘、沒有禁區里的圍剿,你們覺得會沒有對手恨他入骨嗎?

標簽: NBA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福彩17500cm乐彩网 重庆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 深圳股票配资哪家收费最低 排列五用什么软件买 炒股票新手入门教程 梦之城娱乐登录 七星彩本期规律图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 快乐12出号规律 新疆体彩11选5时时彩